第二次江陳會談專區logo

:::

首頁最新消息

從「江陳會談」看兩岸關係新局--賴主委赴「台灣政商圓桌會議」致詞稿全文

  • 日期:097-11-18

前言

主席,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大家午安!很高興應邀參加這次「台灣政商圓桌會議」,以「從『江陳會談』看兩岸關係新局」為題,就今年5月20日後,兩岸進行兩次的「江陳會談」,所帶動兩岸關係新的發展趨勢-包括經濟面及政治面的影響,向各位作一簡要報告,請大家指教。

相信各位都明白,兩岸關係的複雜在國際上是罕見的個案,兩岸一方面在經貿、社會、文教各項交流上,呈現頻密互動的景象;另一方面,卻在軍事上、政治上敵對,過去時而緊張、時而緩和的台海情勢更是國際媒體的注意焦點。

兩岸的和解以及台海形勢的和緩,早已是整個國際社會的期望。維繫台海的和平穩定、保持台灣在經濟發展與政治民主的優勢,是現階段中華民國國家利益之所在。因此,在兩岸關係領域中,我們積極致力於尋求創造和解與和平的環境,開啟對話與溝通的機會之窗,這不僅是為台海兩岸,更是為整個亞太地區共同的繁榮與發展。

520以來兩岸制度性協商之重要意義

一、展現兩岸對等及互不否認之事實

對話與協商是促進兩岸關係正常發展的關鍵指標,自今年5月20日以來,由兩岸政府積極促成恢復中斷10年的制度化協商,半年的時間裡,我方海基會與大陸海協會已經舉行過兩次高層會談,也簽署了6項協議。今年11月3日大陸海協會會長陳雲林應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邀請來台訪問,是兩岸60年以來,大陸方面最高層級代表首度訪台,進行成功的會談並簽署4項協議,內容都是與民生、經濟直接有關,我深信這些努力與成果,一定可以為兩岸互信的逐步累積創造有利的條件。這樣有來有往的安排充分展現出兩岸是在「互不否認」的態度下進行對等協商的事實。

二、體現兩岸對等協商與互動之新模式

兩岸在520後開啟的協商,進一步落實兩岸制度化協商機制,未來,兩岸將每隔半年進行高層會談,除了就相關議題進行協商、達成協議,並且檢討既有協議執行成效,對後續兩岸關係發展所觸及之議題進行共同規劃,這樣的模式建構了雙方制度性協商的運作機制;此外,從兩次協商觀察,雙方已經大幅提升兩岸官方互動層級,兩岸業務主管官員的直接參與,已經擴大官方正式互動,有助實質問題之解決。而且,我還要強調,目前規劃的協商議題都是以「先經濟、後政治」之原則進行,以關係台灣經濟發展的經濟性議題及攸關兩岸交流秩序、人民福祉及權益之議題為優先,兩會秉持「對等與尊嚴」的原則進行協商,務實解決兩岸問題。至於政治性課題的處理,台灣內部必須先獲致共識,這需要較長時間的努力,無法一蹴可幾。

接下來,讓我們來看看這兩次協商對台灣及兩岸經濟的影響。

兩岸協商對台灣經濟面的影響

近年來,中國大陸經濟快速崛起,已成為世界經濟主要成長動能之ㄧ,但大陸經濟對全球經濟亦有許多結構性的影響。包括:強大磁吸效應,嚴重衝擊鄰近國家吸收FDI的能力;成為標準化產品製造的「世界工廠」,改變全球的產業鏈;以及加速國際石油與原物料價格大幅上漲等。

但從另外一方面來看,兩岸經貿關係非常密切,大陸經濟崛起對台灣的影響更甚於其他國家。2007年兩岸貿易額達1,302億美元,大陸佔我對外總貿易額的27.9%,是我國最大的貿易夥伴,其中對大陸出口1,004億美元,佔對外總出口額的40.7%,是台灣最大的出口市場;台灣對大陸貿易順差為706億美元,是台灣最大順差來源。到2007年底,累計台商對大陸投資金額已經高達649億美元,佔台商總對外投資的55.4%;兩岸旅行人數在去年已高達495萬人次。

從上面的數字觀察,大陸經濟崛起對台灣既是威脅,但也是機會。近年若干負面影響包括:台灣產品在全球主要市場被大陸產品取代;台灣資金、人才、技術大規模、單向流向大陸,造成台灣投資不足,產業外移,傳統產業及農產品均受到進口大陸產品的威脅。但是,從好的方面來看,台商在利用大陸作為製造基地及經營大陸市場較其他國家更具優勢,有助於扮演兩岸乃至亞太地區資源整合者的角色,並提升台灣作為營運中心的利基。事實上,目前台灣與大陸密切的經貿關係,使得台灣在經營「深耕台灣、連結全球」的利基上無法跳脫中國大陸。

今年第一次「江陳會談」簽署了有關大陸居民來台觀光及週末包機兩項協議,第二次「江陳會談」則簽署了空運(包括建立新航路、貨運包機及平日包機)、海運、郵政合作與食品安全等協議,對便利兩岸人民往來,促進雙方經貿交流,強化食品衛生安全,都有積極正面的作用。以海空運直航為例,因為新的直達航路,桃園至上海的航程從2小時24分鐘縮短到1小時22分鐘,節省62分鐘的時間及40%至45%燃油成本,旅客及航空公司每年就可以省下新台幣30億元以上。海運直航後,船舶航行兩岸不須再經石垣島或香港彎靠,每航次可節省航行時間約16至27小時,節省運輸成本15%至30%,加計彎靠第三地簽證費,每航次節省新台幣30萬元,每年至少可省下新台幣12億元以上。

這些協議的簽署除了節省時間、運輸成本外,同時,也可以重建台灣在亞洲乃至亞太地區的經濟戰略地位,提升台灣整體的競爭力,並強化台灣與國際市場的連結。在海空運直航落實後,政府希望,台灣的投資環境將能吸引更多跨國企業來台灣營運,並以台灣作為前進中國大陸及東南亞市場的營運基地。因此,我國政府對大陸經濟崛起的因應之道,就是將「威脅極小化,機會極大化」,我們如果能積極善用台灣的優勢,並進行經貿政策調整,加強台灣經濟與全球市場的連結,台灣將可能發展成為台商的營運總部及外商的亞太營運中心。

因此,我們政府的當務之急,是先促成兩岸經貿關係正常化,但是在此一過程中,我們也將做好風險安全與管控評估,完善相關配套措施,以台灣國家安全與利益為首要考量,不能忽視潛在風險。下階段,政府將以兩岸金融合作作為第三次「江陳會談」的主要協商議題,其中包括討論建立銀行監理合作機制、兩岸證券及期貨監理備忘錄,推動兩岸金融往來等;其他如兩岸經貿合作議題,包括兩岸投資保障協議、避免雙重課稅、兩岸經貿糾紛調處機制、兩岸標準檢測及認證合作,及兩岸智慧財產權保護等,以及其他攸關兩岸交流秩序之相關議題,都將列為後續協商議題之中,希望儘快能獲致雙方共識。

在經濟效益影響以外,兩岸的協商同樣也引發了政治影響,而這個層面是非常複雜的,需要耐心及謹慎的處理。

兩岸協商對政治面的影響

兩次「江陳會談」的順利舉行,促進兩岸良性互動、逐步累積兩岸互信,象徵兩岸進入以協商代替對抗的時代。大家都看到近期因為陳雲林來台訪問所造成的台灣內部若干政治紛爭;我個人相當理解在野黨對兩岸關係的疑慮,這是社會心理的問題,也與長期以來,兩岸軍事與政治對峙有關。因為過去兩岸關係的高度緊張,造成民眾對現在兩岸朝向和解、冰融的過程,出現了期待與疑慮同時存在的現象。

儘管陸委會日前進行的民調佐證指出,有高達百分之七十二的受訪者肯定兩岸制度化協商,但我也清楚部分民眾擔心,台灣20多年來好不容易建立的民主、自由與人權基礎可能因為兩岸關係發展受到傷害,擔心國家主權與尊嚴受傷。我個人非常尊重大家主觀的感覺,但是我也要重申,政府一定是往正確的方向在努力,絕對堅持台灣主體性及國家主權,做好嚴格把關。隨著兩次「江陳會談」制度性協商,兩岸互信逐步建立,彰顯兩岸也願意正視政治現實,這就是進步。我相信隨著兩岸一點一滴累積的互信,朝野的互信也會有所改善。

我也要提醒大陸當局,和平與發展才是走向建設性的解決兩岸問題的正途。馬總統及我個人在接見陳雲林會長等人時,特別提出馬總統主張「不統、不獨、不武」就是要維持台海現狀及區域和平,並強調兩岸現階段應秉持「正視現實、互不否認」的態度,達成「為民興利、兩岸和平」的目標,大陸對台灣國際空間的壓縮,以及對台灣的軍事威脅都必須去除。

今年適逢中國大陸改革開放30年,以及兩岸開展交流20年,台灣需要在一個穩定、和平的環境下,全力推動一連串的國內政治改革、深化國際化的程度,追求更優質的民主政治、更健全的經濟發展以及更公平的社會制度,進而與現代化國家並駕齊驅。大陸方面則要繼續深化經濟改革,同時也應該推動政治改革,才能排除不穩定因素,確保其經濟、社會發展的順利。在新的世紀,兩岸均需要一個穩定的外部環境,才能對各自內部的發展提供良好的條件。我認為,在尊重既有區域秩序與台海和平穩定的基礎上,雙方均應把握機會,共同尋求解決歧義,讓兩岸關係長期穩定下來。

結語:未來的方向

我常常向各界說明,兩岸關係需要穩健、穩步前進,「步驟、秩序和節奏」是非常重要。在維持雙邊互動對等、尊嚴平穩的基本認知下,我們希望將來在互動關係中找出雙方共同利益所在。同時我們也期待,在找出雙方共同利益的過程中,最重要的是,雙方對對方的存在要尊重。中國大陸不能把台灣看作政治的不存在,他們不能把台灣當作是一個附屬於他們的政治體或經濟體,不能不尊重台灣屬於國際社會成員的應有權利。

台灣與中國在語言、歷史、文化等很多方面是有相同或相近的基礎,這都將使台灣成為世界各國,包括企業界進入中國的最理想合作夥伴。維持長期、和平的環境是大家的希望,也是政府責無旁貸的工作,我們政府自520以來的努力,已獲得初步的成果,相信各界都已經看到,兩岸關係的新局正在一步步的開展,這一切也都需要各界的投入及國際社會的支持。

面對全球金融風暴,當前全世界都在忙於因應危機,採取因應對策的同時,也可以結合兩岸佈局的考量。這次兩岸協商所達成的成果-在我帶來給各位的小冊中,記載了台灣政府的努力,與對兩岸關係互動的作為,請各位指教。我期待企業界能夠充分利用台灣創造出來的優勢條件,從這裡進軍中國市場、進軍東亞及全世界,祝福大家順利成功。

謝謝大家!

  • 點閱: 3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