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上一頁
:::

佳作 蕭裕奇 - 天地的詩意,上帝調色盤─雲南紅土地與台灣

天地的詩意,上帝的調色盤──雲南紅土地與台灣土地

  • 資料來源:行政院大陸委員會
  • 日期:100-11-25

猶記台灣八八風災過後,看到許多家園與土地被摧毀的景象,天災讓原本許多秀麗的故鄉只留下了殘破的痕跡,甚至整個村落都已消失殆盡,讓人不敢相信這是發生在自己的土地上的事,心裡更是不斷的在想著,為何如此秀麗的地方會發生這樣的災害?為何每當有颱風和天災,要請一些在危險區域的人們離開他們的故鄉,他們卻常常頑固的要堅守自己的家園呢?難道他們不知道危險嗎?這些問題,每次只要颱風過後,總是在我心中盤旋著。

我知道人為過度的開發讓許多台灣的土地產生了危險,讓美麗的家園變得更脆弱。但人們明知道自己居住的土地危險,卻堅持守在自己故鄉的固執,我仍是無法理解。直到一次到雲南東川紅土地的旅行,看到那絕色美景背後的故事,我才開始慢慢懂得這些故事。這些人民與土地共存奮鬥的故事,這些堅守自己家園的故事,並不只是在台灣,在兩岸之間,在世界各地,我想都在持續發生著。

有機會看過野獸派畫作的人,可能一直會認為那種濃烈的色彩一定不是真實的,是藝術家想像出來的。但是當你有機會踏上雲南東川的一處叫紅土地的地方,會被眼前那濃到化不開的色彩所震懾,在那片紅得濃烈的土壤上,隨著季節的耕作,染上了一層層五彩繽紛的色彩,會讓你深深的嘆息原來天地之間也有這樣的藝術創作。曾經有人給這裡取了個好聽的名字,稱這裡為「上帝遺失的調色盤」,當我們望著透明如鏡的藍天下那一片片紅得飽滿的土地和無數的色塊,才能體會藝術家的想像其實是真實的。
東川紅土地位於昆明市東川區西南的新田鄉,一個叫「花石頭」的地方,現已改成昆明市東川區紅土地鎮,這裡方圓百里的區域正是雲南紅土高原上最集中、最典型、最具特色的紅土地。雲南地處溫暖濕潤的環境,土壤的鐵質經過氧化慢慢沉積下來,逐漸形成了這炫目的色彩。

巴西里約熱內盧據說也有知名的紅土地,但卻沒有東川來得壯美和具有人文精神。而沒來過東川紅土地,也很難想像這裡的紅土地所帶給人的不真實感。當你見到那一片片起伏的丘陵上──黃色、綠色、白色、金色等數不盡的色彩,一道道的連綿在土地上,這些色彩甚至會讓你誤以為一路就連到了天空,像是從天空流瀉下來的彩虹,優美的線條在天地間彩繪著。看到這無盡不真實的景象和色彩,有種落入彩虹故鄉的幻覺,你會懷疑這是上帝用來彩繪世界的原型。

當我們讚嘆著這眼前不可思議的色彩時,不禁會想到這瑰麗壯闊的大自然調色盤到底是怎麼來的,我們眼前的這些美景背後是否能有不同的意義?其實追根究底後,才發現這一切的美,背後隱藏的卻是這裡的人民必須克服當地貧瘠土壤,和大自然長期對抗下來的結果。

紅土地由於土壤特殊的關係,土地中佈滿各種不同的鵝卵石,土地無法存水,只能種植些抗旱、無需照顧的作物,最常見的以馬鈴薯、青稞、小麥為主。耕作必須採部分紅土歇耕,部分紅土栽種的方式,每一戶人家所分的土地旣不平均也不集中,造成了只能一塊一塊,有的土地乾脆休耕、輪流耕作。甚至會讓人以為那是一種漫不經心的農作方式,但卻因為有了這困苦的耕作的情形,這才形成了我們眼前所看到一望無際的繽紛色塊和無與倫比的層次。其背後的人文精神與天地人間共譜而成的勞動藝術品,在我們更了解了那背後的故事後,對於這片上帝遺落的調色盤更有著天地遼闊、滄海桑田的感動。

旅人來到這裡,見到眼前如此壯闊美麗的景色,不知會有多少人想著這片土地背後人民的故事與血淚,他們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中拼鬥,更讓這片世界上也許獨一無二的色彩有了另一份淒美的顏色。在台灣的農民,雖然天然環境比這裡好上許多,但每當我們走過花東縱谷,看那一片片遼闊的色彩與美麗的稻穗,讚嘆天地間有著如此豐富的色彩時,別忘了這也是農民與土地奮鬥流下了無數血汗完成的藝術品。

走過東川紅土地,訝異天地間竟然會有如此的調色盤,明白這是人與自然搏鬥所創造出來的,你不禁會想著為何他們不離開這片貧瘠的土地,去比較肥沃的土地耕作?為何明知道這裡的土地已經在大量流失,不能再開發,卻仍堅持固守家園與自然抗爭?接著你才可以懂得在台灣,為何人們明知道故鄉危險,土地已經殘破,仍不想離開自己的故鄉,仍想回到自己故鄉的意念。

在雲南紅土地的旅程中,在許多大大小小的景點,其中一處「落霞溝」是我們來到紅土地中最讓人魂牽夢縈的地方。它的位置位於紅土地裡的一個小村莊,名字的由來可能是因為這裡的日落很美。當我們穿過這個小村莊,看見在懸崖下映入眼簾的景象,實在讓人震撼無比,你很難想像天地間能有這樣的色彩與視角,人們為了適應克服這裡的環境和土地所產生的生活形態,卻成了一幅幅獨一無二的藝術創作,而我們正以一種上帝般的視角看著這一自然天成的人民與天地共譜的美。

這裡的居民依不同的季節在紅土地上彩繪著不同的美麗圖畫,像是大地的拼圖藝術家。我們在落霞溝鳥瞰整個紅土地峽谷的壯麗,位於拼圖上的一座座小村莊,錯落於這片美麗的圖上,彷彿就像是人類與上帝共同約定的圖騰,我不知道這份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人民意志力,是否讓這片紅土地的色彩看起來更加的燦爛了?

在這裡眼前望去的每一個角落都讓你對色彩的美產生一種新的定義,那種你從未見過的顏色堆疊,隨意、粗獷、細膩的在我們眼前進行一場場視覺的大地饗宴,美得讓人目不暇給,更像是一種人與大自然所創作出來的空間詩作。

我們在拜訪另一個紅土地的景點時,看到在山丘間起伏不斷的大地彩虹連綿著小村莊,更讓人篤定天地間的彩虹在消逝後都回到這裡,等待下一個雨天。前方藍色的純淨透著紅土地的曠野,我們見到了一對母子在其中耕作,在落霞的餘輝中,他們的背影顯得多麼的不真實卻又不斷的讓人想起這裡的人民與天地間的故事。遠方紅土地中那一棵孤立的大樹,遺世獨立的坐落在這一片幾乎沒有任何植物的土地上,顯得孤傲又挺直,是否也像是這裡居住的人們,用一種近乎傲骨的方式在這裡辛苦生存著,卻又一代傳過一代。眼前所看到的天地藝術似乎更包含著無數人們與自然奮鬥的汗水,讓我更能體會到台灣經歷天災,要將人民搬遷離開他們家園時,他們頑固守護自己土地的心情。

後來才知道東川一帶是雲南泥石流最嚴重的區域,由於長期以來的開發以及人頻為了生存的開墾,使得這裡的土地幾乎沒有水土保持的功能,每當雨季,從山上沖刷下來的泥石流給東川帶來巨大的經濟損失。為了改善這些環境與生態問題,防止水土流失繼續惡化下去,目前雲南政府已經開始進行「退耕還林」的措施,慢慢禁止人民在些區域開墾並開始種植土地植被,期望嚴重的泥石流可以漸漸的改善,但也因此,紅土地這壯麗繽紛的美景可能再過幾年就已無法見到了。

不論在那裡,當人們不斷的和自然抗爭過後,最終會發現當土地已經遭受到破壞,都無法回到原來的樣子,即使那裡是自己的家園與故鄉。我們每一個人都不忍看到土地繼續殘破下去,政府更應該責無旁貸的為這些人民守護這些土地,而不是只是把人民遷移離開。人們離開了,那他們原來賴以維生的一切不都消逝了嗎?誰要來幫助他們?

從紅土地和台灣土地的人們都不惜賭上自己的性命留在故鄉的例子,就更可以了解這些人們內心的煎熬與痛苦,政府不也應該為了他們與土地間的奮鬥,賭上性命來保護他們嗎?走過雲南紅土地,看到了那片世間僅有的色彩,看到了一個個小村莊在無垠的天地中的渺小,看到這裡的人民不顧一切的在紅土地上求生存,都會不斷的讓我想到關於台灣人民與土地的故事。台灣和東川紅土地一樣也有著許多美麗的土地色彩,都因為人們與天地之間的奮鬥而顯得如此的詩意,但背後的許多故事與問題似乎需要去思索去探討。土地並不一定需要人們,人們卻一定需要土地,如何與天地自然和諧共存,才是土地斑爛色彩背後真正的意義。

  • 點閱: 1512